热议 | 拜仁近9年来首次遭遇各项赛事三连败,图赫尔还不下课?

网站小编 作者:网站小编

北京时间今天(19日)凌晨,德甲第22轮比赛中,拜仁慕尼黑客场2比3不敌波鸿,遭遇各项赛事三连败。而拜仁上次遭遇正式比赛各项赛事三连败,还要追溯到2014-15赛季......

客场2比3负于波鸿,拜仁的比赛“就像是一部根本停不下来的恐怖片”(戈雷茨卡赛后语)。8天内3连客,从联赛榜首球队(勒沃库森)到中游球队(意甲第8名拉齐奥)再到保级队(德甲倒数第5的波鸿),全都输了个遍。拜仁不止皮裤被扒掉了,就连内裤都输没了。但奇怪的是,恐怖片的导演图赫尔还没下课。

最近3个赛季,拜仁每个赛季都打波鸿一场7比0。不同于人们一般认知中的保级队,托马斯·莱奇的球队不摆大巴,喜欢跟强队正面硬刚,甚至会采取前场人盯人的激进打法。理论上,踢得如此开放的弱队,正对这支喜欢跟对手互捅的拜仁胃口。事实也证明,这又是一场典型的“图赫尔互捅局”,只是拜仁再也没有了前半程类似局面下的运气和效率,就连凯恩都能把单刀球打飞。于是在一场预期进球值以3.67比1.52遥遥领先的比赛中,射门多达26次且10次射正的拜仁被对手3比2逆转。

穆西亚拉早早首开纪录,拜仁却被波鸿逆转。

单拿这场比赛来说,拜仁当然输得有点冤,总爱抱怨的图赫尔自然更有理由喊冤了,“我认为今天的失利并不公平,很多事情都跟我们对着干。我们的预期进球有3.4(注:预期进球数值会在赛后修订),有五六次绝佳机会,并且完全统治了比赛。我们莫名其妙地就落后了,然后从来没有放弃过努力。随后我们长时间少打一人。很多事情都跟我们对着干,因此跟过去两场比赛不同,失利并不合理。”

这已经不是图赫尔第一次拿预期进球来为自己开脱。去年12月客场1比5惨败给法兰克福后,他就说过“我们预期进球赢了(注:1.81比1.62)”。拜仁前队长埃芬博格听完后立即爆粗口,“在1比5之后说些这样的话!身为教练,你得分析清楚然后说:我们真的踢得那么烂!这比只是抱怨更容易为人所接受。”

正如埃芬博格所说,图赫尔每次输球就找借口,导致外界对他的厌恶与日俱增。不可否认,输给波鸿的过程确实有太多不利于拜仁的客观因素,例如在凯恩踢飞本该将比分改写为2比0的单刀球之后,比赛就因球迷抗议而中断了超过10分钟,而马兹拉维在此期间还因伤被于帕梅卡诺换下。由于博埃在上周中训练中大腿肌肉纤维撕裂,莱默尚未伤愈,替补席上只剩下U19队边后卫阿兹努。而如果让基米希改踢右后卫,那么就变成中场无人可用(帕夫洛维奇因髋部问题休战)。而如果让格雷罗改踢中场,那么就是左后卫没人了(小将克雷齐希租借去了奥地利维也纳锻炼)。加上对勒沃库森时突然改打三中卫彻底失败,图赫尔在这种情况下也不敢再次变阵。

继卡塔尔世界杯小组赛之后,浅野拓磨再次攻破诺伊尔的十指关。

在风雨交加之中,还没等拜仁这条此前从未使用过的四人防线站稳脚跟,波鸿就利用后场断球后的快速反击,由浅野拓磨扳平比分。先是首开纪录的穆西亚拉在前场突破时被厄尔曼抢断,戈雷茨卡试图立即反抢未果,金玟哉又习惯性地赌博性上抢,导致一脚传球后快速前插的浅野拓磨无人看防。基米希在中圈明明有机会断球,甚至可以采取战术犯规,却被洛西亚卡住身位后就收脚,波鸿队长立即送出精妙的斜直线。最后德利赫特补位放铲稍微慢了半步,让浅野拓磨大力低射洞穿了球门远角。一连串的个人失误,导致一个完全没必要的丢球。随后,凯恩与德利赫特在区域盯人中分工不明确,又让无人防守的凯文·施洛特贝克接应施特格的右侧角球,在前点高高跃起甩头顶入反超比分的一球。

比赛踢过一个小时后,图赫尔终于大刀阔斧地调整,派上因膝盖有小问题而没有首发的萨内,以及冬窗最后时刻加盟的布赖恩·萨拉戈萨,换下舒波-莫廷在预料之中,但把基米希拿掉则有些出人意料——毕竟另一名后腰戈雷茨卡已身背黄牌。赛后基米希跟助教若尔特·勒夫爆发激烈口角,诺伊尔及时分开两人,但勒夫接着在球员通道追着基米希来骂。按照董事会主席德雷森的说法,产生冲突的原因是基米希被换下后很不高兴,“但这也很正常,他总是全力以赴,想要赢球,因此也想要出场。”

基米希被换下了肉眼可见地不高兴。

萨内出场后踢右路,上演首秀的萨拉戈萨则踢左路,穆西亚拉撤回来协助戈雷茨卡。然而,还没等图赫尔这个搏命的调整起到效果,拜仁就再次后院失火。在角球二次进攻当中,施特格左路传中,于帕梅卡诺后点争顶中张开左臂击中了施洛特贝克脸部,裁判果断吹罚点球,并向于帕出示第二张黄牌。周中对拉齐奥就送出“红点套餐”的法国中卫,由此成为拜仁队史首位连续2场正式比赛染红的球员,这也是他德甲生涯第4次被罚下。施特格随后一蹴而就,拜仁看上去很有可能要重蹈两年前在这里2比4落败的覆辙。

多少有些出人意料的是,10打11的拜仁反而提起了精神。在双方都拉开架势的状态下,萨内、萨拉戈萨以及随后替补登场的特尔都成功撕扯开许多空间,并终于由凯恩在第87分钟捡漏扳回一城,使得比赛仍有悬念。不过在长达7分钟的补时里,凯恩又糟蹋了近距离头球破门的良机,而诺伊尔则用一记世界级扑救,化解了夸滕打在德利赫特身上产生折射的弧线球攻门,避免了第4个丢球。里曼最后用脚挡住萨内的低射,令拜仁吞下了3连败的苦果。

拜仁上一次遭遇正式比赛3连败是在瓜迪奥拉执教的2014-15赛季尾声,但那是发生在德甲提前夺冠之后。再往前的3连败发生在2011年2月下旬到3月初,连负多特蒙德、沙尔克04和汉诺威96。也正是在那段3连败后,拜仁决定与范加尔在赛季结束后就分道扬镳。但仅仅一个月后,由于在欧冠1/8决赛被国际米兰逆转淘汰,联赛表现也毫无生气,排名跌至第4,失去欧冠资格的危险越来越大,拜仁不得不立即解雇已经失去更衣室的范加尔,把帅印临时交给他的助手永克尔。

类似的一幕,会不会重演?本周内似乎很难。如今拜仁的状况有些令人看不懂。照理说,3连败以及执教11个月内如此糟糕的场面和战绩,足以让图赫尔下课不止一回了,但德雷森在兵败波鸿后还是第一时间力挺。图赫尔甚至还有点像外界示威的意思,强调自己仍然感觉得到高层支持,“我知道自己和扬(德雷森)的关系,以及我们是如何共事的。”

图赫尔在波鸿的风雨中只露出双眼,却难掩心中的无助。

去年3月国际比赛周期间突然解雇纳格尔斯曼之后,时任董事会主席卡恩解释说:“我们觉得本赛季以及下赛季的目标都有实现不了的危险,因此决定解除纳格尔斯曼的职务。”卡恩当时还说过,他们完全可以什么都不干,寄希望于球队最终重新找回稳定性。但最终,他们决定为了再次成为三冠王的希望,以及球队的长远发展而豪赌图赫尔,并最终也赔上了自己在拜仁的仕途。

如今的形势远比纳格尔斯曼下课前糟糕得多。纳帅下课的导火索是客场1比2负于勒沃库森,从而被多特蒙德反超1分而跌至第2,但德国杯和欧冠都进展顺利,季初还5比3大胜莱比锡RB捧起了德国超级杯。而图赫尔的球队如今已被勒沃库森抛离8分,德国杯在第二轮就被德丙球队萨尔布吕肯淘汰,欧冠1/8决赛首回合客场0比1负于拉齐奥这个“小礼包”,外加季初的超级杯主场0比3完败给莱比锡,让人根本看不到希望。

联赛还剩12轮,拜仁理论上当然还远没有死透,但连图赫尔自己都承认夺冠“不现实”。下轮主场迎战莱比锡,拜仁接着输不会让人感到意外,但图赫尔或许还不会下课。对于不少拜仁球迷来说,德甲11连冠就此终结或许并不可怕,假如连欧冠八强都进不去才是真正的难堪——难道高层真的不打算挽救这个赛季?以及,究竟怎样才能救?

换帅无疑是眼下最容易也最顺理成章的救急措施,但11个月前的那次火线换帅,造成了当时和如今的混乱局面,图赫尔从“救火”变成“放火”,着实令人心有余悸。如果说纳格尔斯曼下课前没有任何征兆,那么如今高层也没有任何要动图赫尔的迹象。除了德雷森的公开支持,德国主流媒体的报道也普遍指向“垂帘听政”的乌利·赫内斯依然打算让图赫尔至少带完这个赛季,避免再次中途换帅添乱。当然,赫内斯上述想法只是媒体报道,而非他本人的公开言论。奇怪的是,无论是赫内斯还是鲁梅尼格,近几周都不曾公开评价球队和图赫尔,令外界根本猜不透两个大佬的真实想法,也使得当前的局面乱上加乱。

德雷森这个董事会主席,缺乏应对当前竞技危机的经验。

赫内斯和鲁梅尼格是在上赛季末监事会赶走卡恩和萨利哈米季奇之后,正式重新出山。赫内斯的身份是监事会副主席,而身为卡恩前任的鲁梅尼格也加入监事会,参与到包括去年夏天组军等事务当中。与此同时,原本管财务的德雷森成为了卡恩的继任者,当上名义上的一把手——公司董事会主席(CEO)。加上海纳(俱乐部主席兼公司监事会主席),拜仁目前名义上的“两巨头”是两个商人。而时至今日,萨利的位置依旧空着,盛传埃贝尔要等到3月才会坐上体育董事的位置。

埃贝尔尚未走马上任,而两位最懂球的大佬都躲在幕后不发话(他俩究竟有什么具体指令,以及对董事会的决策究竟会产生多大影响,外界无从知晓),德雷森这个“不懂球”的CEO给人以不作为的感觉,而资历尚浅且官位太小的体育主管弗罗因德看上去也做不了主,于是拜仁只能放任这个竞技烂摊子在图赫尔手下继续发酵发臭。

除了可能是因为高层无人做主,图赫尔依旧不用下课的另一个原因也颇为诡异。任职德国天空体育的拜仁跟队记者普莱滕贝格在评论中指出:“当你在幕后跟球员交流,你会在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听到,受批评的不仅仅是教练。很多球员早就意识到这支球队已经落后于需求了。本该身为台柱子的他们或他们的队友,表现得不再出色。”事实上,早在纳格尔斯曼下课后所做的一些民调中,德国球迷就普遍认为要为竞技危机负责的首先是球队(球员)本身。

垂头丧气成了这支拜仁的日常。

耐人寻味的是,日前天空体育爆料,惨败给勒沃库森后,图赫尔在更衣室内大发雷霆,还冲着球员说:“你们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好,那我就只能适应你们的水平。”《图片报》也立即附和道:“据说图赫尔经常对球员说:‘你们还没有达到我希望看到的水平。’”对于天空体育的说法,拜仁新闻官在对波鸿的赛前新闻发布会上替图赫尔辟谣。但天空体育随即反驳,强调绝对信任他们的记者。

结合图赫尔那些习惯性的赛后甩锅言论,甚至点名道姓批评球员犯错的做法,他平时在队内的发言影响甚至打击球员信心完全可以想象。不少拜仁球员近期的场上发挥和场下言论都严重缺乏自信,这种自我怀疑的情绪显然早已在更衣室内如毒气般蔓延。这种球队内部的自我怀疑情绪最早可能要追溯到尼科·科瓦奇任内,弗利克一度成功地为球队重新注入自信,但在纳格尔斯曼上任后逐渐死灰复燃,如今则在图赫尔治下达到最高峰。

普莱滕贝格还指出,这支球队还有很多其他心理层面的问题,例如太多球员无法忍受外界批评,一旦在比赛中被换下,或者太晚被换上,又或者完全没有得到出场机会就会产生不满情绪。这支球队还无法忍受一些出人意料的变阵(例如对勒沃库森时变阵3421),科瓦奇因此失败了,纳格尔斯曼也经常失败。加上萨利哈米季奇任内,有太多球员通过续约或转会拿到了与其贡献不相符的高薪。

这一切,使得拜仁自从成为六冠王后就呈现出持续下滑的趋势。因此在普莱滕贝格看来,图赫尔并不是拜仁的问题所在,与其喊他下课,不如“蒙眼冲锋”。等埃贝尔3月上任后,再由他和弗罗因德一同制定接下来几年的竞技计划,最好能找到一个能连续工作超过两年的新教练——自从瓜迪奥拉2016年离开后,就再也没有教练能在拜仁帅位上坐满两年了。

连场染红、总在关键时刻出现致命失误的于帕梅卡诺,在拜仁还有前途吗?

《踢球者》杂志在上周中也发文称,不管这个赛季结局如何——是否可以像上赛季那样最终幸运夺冠,拜仁在夏天都需要一场扭转颓势的改变。高薪球员过多的问题亟需解决,像格纳布里(合同到2026年)、基米希(2025)、戈雷茨卡(2026)、德利赫特(2027)和萨内(2025)这几位年薪在1700万欧元左右的骨干目前受到重点观察,阿方索·戴维斯(2025)想要1300万年薪加奖金的条件被打压,高层也不会同意穆西亚拉(2026)的无理涨薪要求。显然,一些已经效力很长时间的功勋球员要离开,同时也需要补充相应位置上的高水平球员,这是需要不少时间和大量金钱才能完成的浩大工程。

事实上,球队的结构问题在上赛季就已经摆在高层面前,为何去年夏天什么都不干?等这个赛季结束,这场势在必行的重建真的可以顺利展开吗?而且重建是至少3个月以后的事情,现在真的什么都不干,任由球队自生自灭吗?马特乌斯就说:“俱乐部必须回答一些问题:他们是否错误地送走了一些球员,同时错误地购买了一些球员?你们和教练的立场,以及球员和教练的立场是一致的吗?球员站在教练身后吗?教练能从球员那里得到他想要的支持吗?”

文|黄思隽

编辑|胡辣汤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22-2023 山猫直播